在我原先的計劃裡,紐約行是想等到打工渡假結束後的時間才啟程,不過因為室友小米要提早回布宜諾所以她想先去定居在紐澤西的姐姐家玩個幾天再回去。

小米的姐姐先前來邁阿密找小米的時候,我很慶幸我們彼此都有留下好印象,也因為如此小米才敢開口邀我一同去紐約並且借住在她姐姐家。

這麼好的機會我當然沒有錯過,紐約的住宿是出了名的貴,有免費的地方落腳,誰都不會放過這天上掉下來的禮物吧!於是我們馬上開始找便宜機票(誰叫我們是窮學生阿)。

比了很多家之後,我們最後在AA買了票,因為以降落機場和時間來看,它是最好的選擇。我們只需要拉車到離我們最近的邁阿密國際機場,然後到了紐澤西紐華克機場請小米姐姐來接我們。


便找了架AA飛機來合照

其實還是有低於200美金的SPIRITS航空可以選擇,但是停靠的機場相對遠很多。必須要拉車到更遠的Fort Lauderdale去搭機,到了紐約是停在LA GUARDIA機場,離小米姐姐家遠很多。

出發的那天早上,我五點就起床梳洗,六點在大門口等小米和她的DATE會合。要感謝一下好心的路卡斯,是他載我們倆去機場,省下拉車的錢。

由於前一晚的紐約下大雪導致機場全線關閉,所以在我一踏入邁阿密國際機場時,就會眼前的人海給嚇傻眼。整座機場不只人滿為患,而且忙到不像話(後來我有機會在國家地理頻道看到邁阿密國際機場的專題才知道原來它是全美第二流量大的機場)。因為小米的姐姐早在AA網站上幫我們訂票劃位,所以一到AA櫃檯只需CHECK-IN。CHK-IN 的方式有兩種,一種是利用櫃檯旁的電腦自助CHK-IN而座位也是照網路劃到的為準。

我爸從以前一直跟我說,坐飛機一定要劃在越前面的越好,因為下飛鷹機會比別人快很多,可是小米姐姐幫我們劃到的35排以後的位置,想當然我當然不想被擠到後頭去(後來證明我是對的),所以決定去櫃檯碰碰運氣看要不要的到前排的座位。

我遇到黑人先生,大概跟他說了一下想換位的事,可是問題是我完全沒聽懂他是要不要幫我換,因為他講的太快,對早上五點就起床的我來說,根本是雞同鴨講,可是我很天真的又繼續問他班機會不會很滿,這下換他笑了一聲,我想他心裡在想這個中國小女孩大概第一次搭飛機,不然怎會在一個大雪後且旅客爆滿的機場問他這種蠢問題。

很幸運的黑人先生還是給了我第二排的座位,然後我們拿著登機證再去排很長的人龍接受安檢。每個人都要脫鞋子,把身上的電子和金屬產品掃X光,還有液體或膏狀的東西通通都得裝在透明夾鏈袋裡。

過了安檢後,晃去星巴克買了早餐就登機去了。一進到機艙後,我就發現我換到前排是多麼正確的選擇。以機艙的迷你程度,可想而知對高大的美國人是多痛苦的程度,更不要說擠到尾巴去了。

  
我穿的保暖(雖然外套是借來的)小米穿的清涼

我和小米嚴重睡眠不足,所以一上機就昏睡過去,結果才沒多久,就聽到廣播通知即將降落。有別於邁阿密晴空萬里的溫暖氣候,一拉開機窗才發現窗外的景色全變成黑白兩色,黑的是土地房屋,白的是雪。

 
晴朗的邁阿密上空 vs. 白雪茫茫的紐澤西

有別於大型國際機場,紐華克的機場沒有所謂的接機口。下機一出來就可以在領行李的地方見到親友。前來接機的是小米的姐姐和姐夫。

一出了機場,我變的莫名興奮,因為我長這麼大第一次看到雪,而且因為前一晚的大雪讓路邊都積了厚厚一層的白雪,我的雙腳情不自禁一直往那邊踩下去。嚓的一聲,好爽快!

我們來到了塔米(小米的姐姐)在紐澤西SADDLE BROOK的家。雖然是小小的一間套房,可是卻顯得異常溫馨,頓時有種置身於電影片段的感覺。

  
場玩不夠繼續在塔米家的戶外停車場玩雪------門口好多雪

塔米知道我是台灣人,所以特地請我去吃中國自助餐。吃了三個月的美國垃圾冷凍食品,看到熟悉的台灣菜,差點沒趴在桌上大哭。頭一次覺得吃飯可以吃到這麼熱淚盈眶的,什麼我想很久的湯阿菜的,通通伸手拿的到。

因為到紐澤西是星期六,所以塔米先帶我們去大賣場逛逛,熟悉一下環境。原本以為要去到曼哈頓才有CENTRY 21百貨,想不到紐澤西也有,而且紐澤西的的稅金只有7%,買衣服和鞋子一律免稅,怎能說他不是天堂呢!!!

在CENTRY 21晃了一圈,看到好多知名品牌只要很便宜的價錢,所以我一直不停發出讚歎聲,讓一旁的塔米和她先生一直笑,好像我發現新大陸一樣。東方人的身材在美國買衣服真的好吃虧,都要買青少年裝,到了最近我只下手買了一個RALPH LAUREN的小包包,不過包包竟然沒有免稅.....泣。

結束逛街行程後,我們在回家前去了PIZZA HUT外帶了大披薩回家,準備隔日進曼哈頓城去看百老匯。

創作者介紹

奧古絲◎轉圈圈◎跳探戈

tangoair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